诺木Norma_

更文号

锤基死死死死忠

比较喜欢神仙(各种老不死)谈恋爱……

相爱请轻虐,孤独的灵魂总有知己

【药重】天地缓缓[上](同名MV同人)

    

      *本文是  @阿布②号机  太太MV同人

      *情节依据阿布太太MV大纲

      *很像长篇的短篇

      *未完待续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初春,无风无雨。无故人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贫道有一事相求,还望……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打断了他,“切莫见外,有事不妨直说,我定竭力办到。”

      王重阳从怀中拿出两本书,黄药师眼前一亮,是之前他们在华山之巅争的那两本《九阴真经》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王重阳摩挲着书面上的那几个字,“贫道将要闭关……”他看着黄药师的眼睛,“希望黄岛主能替我保管这两本《九阴真经》。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觉得他的托付有些匪夷所思,怎么,华山论剑打了七天七夜,这位天下第一却不屑于这两本经书中的上乘武学吗?“王真人,你可知,只要练完这经中的武功,下次华山论剑胜负可就难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王重阳抬眼一笑,“那,黄岛主可愿只是替我保管?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凝眉想了一会儿,不多言,接过王重阳手中的经书纳入怀中,“既然在我这,你便安心闭关吧。”

      王重阳掩着笑,拢了拢衣袖遮住被东邪碰到的右手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自从揣着《九阴真经》离开王重阳,黄药师就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。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,让那欧阳锋知道,逼得他躲了一路。想来是因为他带着《九阴真经》让那西毒不服气了,看不惯他因为和王重阳的关系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  “黄岛主,别人施舍来的经书你也敢要?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才找到这么个偏僻的庄子又被追上,一回头,果不其然是那个凶神恶煞的欧阳锋。“哼,你也可以凭本事抢。”说完,直接飞身上了屋顶,踏着青瓦往后山跑去。

      纵使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,连续跑了近一百里也是有些乏了,估计那西毒也是一样,但欧阳锋似乎对《九阴真经》执着的很。无奈,他绕着山中又跑了一程,后又躲到一棵生在峭壁上的树上,才终于把他甩开。

      “王重阳啊王重阳,你倒是闭关清净去了,让我替你挡这麻烦。”黄药师攀着峭壁上的岩石上了崖顶,“他日见了你,定要你加倍还我。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环顾着四周,确实不见有人。他也好歇歇脚,休息片刻了。

      这崖顶视野极好,放眼望去似乎能看到终南山。不晓得这半月重阳宫里的重阳真人过得可还好,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在安心闭关呢?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二

      那年初秋,年纪尚轻的黄岛主刚从桃花岛出来,中原武林还没人见过这样不羁的侠士。不遵礼教不懂规矩,要不是他武功高,定不会有人看得起他。

      不过这位黄药师不是很在乎闲人的评价,尽管说他是海上蛮夷的人越来越多,但他不在乎也就没事。

      只是那天,被他教训过的小道士吵嚷着说要让师兄来教训他,口口声声称他的武功路数不正,就这本事接不过他师兄三招。

      呵,有趣,他黄药师是第一次听人说他接不过别人三招的。一时不服,他提着那道士的领子上山去找“师兄”。

      他踹开那道观的门,“去把你师兄找来。”

      小道士连滚带爬跑进屋内,不一会出来一个相貌清奇的道士,托着拂尘不愠不怒,不像是要为师弟报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“你师弟说我接不过你三招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“贫道学武只是为护得自己,守一方安宁,并不是要争个强弱。多谢善人替我教训顽劣的师弟。”说罢便要走。

      “等等,道士,你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  “贫道法号重阳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是王重阳?”黄药师有些吃惊,他知道终南山有个武功奇高的王重阳,竟然就是眼前这个?可他面相温和,身形消瘦怎么都不像是传说的绝世高人。

      黄药师转动玉箫,提起内力向道士打出一掌。道士轻挪一步避开了。“贫道不愿与你较量……”道士话未说完,黄药师又出招,用玉箫打落他手中的拂尘,接着手一勾接住拂尘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  王重阳失了拂尘,揣手站着,只是换做斜着那双桃花眼看他,“你要喜欢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能弄得这道士乱了阵脚也很有趣啊。又要出手,可王重阳却背过身去缓步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  黄药师敛了内力,暗笑。

      随后许多天,道观里经常出现一个戴着面具的“梁上君子”,可这君子也不说遮一下那青衫。每当王重阳闭目打坐的时候,就有小弟子过来告状,说那青衣客一直盯着师父看。头几次他还会提醒弟子不要管他,可越没人理,那青衣客就越放肆,经常在道士做功课或者夜晚众人入睡的时候吹奏洞箫。

      一日日的听那箫声,那些没练成内功又静不下心的小道士自然心烦意乱,无心修道。王重阳叹了口气,只要他不伤人,也就不刻意计较,估计等他觉得无趣了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  午后,王重阳扶着香案读《南华经》,袅袅青烟遮挡着他的侧脸,突然从窗外弹进来一颗小石头,力道刚刚好把香炉推开。王重阳瞥了远处坐在栏杆上的人一眼,继续看着经书。

      一会儿,又飞来一个小石头,这次不偏不倚击中了他面前的经书。石头外面裹着纸条,定是那人写的。

      王重阳将小石头从书上挪开,合上经书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终于不耐烦了?”黄药师问他。

      王重阳抬头望着他,“贫道想请你喝杯茶,和你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从屋檐上跳下,落在他的身侧。“我烦了你两日,你不说教训我倒是要和我交个朋友?”

      “若说是朋友,便可切磋一二,若说是只想打架惹事的无聊之辈,那贫道就要下逐客令了。”

      黄药师闭口不言,他真是喜欢这道士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“敢问善人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  “在下黄药师。”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52 )
  1. 诺棉炀✿诺木Norma_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篇其实算mv的同人文,最近补射雕和神雕觉得被我写ooc了……(⋟﹏⋞)随便看看

© 诺木Norma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