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木Norma_

更文号

锤基死死死死忠

比较喜欢神仙(各种老不死)谈恋爱……

相爱请轻虐,孤独的灵魂总有知己

记一次胡闹

    我知道这不是我第一次干出这种不省心的事,以前也做过。Ada每次都会着急,急到会抽出长刀说要砍死我。我知道他不会,可他真的抽过刀。

第三纪1670年夏至,那是我活了这么久感受过的最热的一天,我从王宫里逃了出来,想去林子里唯一一个湖里玩玩水,那里一直都是最清凉的地方。

湖面透着些绿色,清清淡淡的。有几个木精灵在湖边玩闹着互相泼水,直至一个似乎是年长些的精灵把他们从湖边叫走。看着这四下无人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我走到湖边,先喝了口这清凉的湖水,那凉凉的液体从我的食道中滑了下去,感觉全身都清爽了。我揩了揩额头上的汗,松了松自己的衣襟。我脱了鞋,把脚伸进湖水里探了探,我从没下过湖,也不知道深浅。感觉这水不深,脚下也能站得稳,我火速地脱了衣服,扑进了水里。

真是太凉快了,解了我一身的暑气。我划了划水,一下子游到了湖中心。这湖真的不深,我都到这了也没沉下去。唔,可能是我比较轻吧。

没等我游得尽兴呢,那边又传来了脚步声。我赶紧躲到了湖水里,只探出眼睛。我怕他们看见我在这,如果他们再告诉我Ada那就不好了。

结果,来的人就是Ada!我吓了一跳,赶紧钻到了水底。我想从湖底悄悄溜走,如果Ada发现我了,我绝对会被他好一通骂,可能还会被罚去扫台阶什么的。我小心翼翼地潜泳,生怕在湖面上掀起一丝丝波纹。

“莱戈拉斯!”湖边一声怒吼就那么直直地抛了过来,击中了我的耳膜。

他是怎么发现我的?!

“你还不出来吗?非得我去抓你呀!”

我保证在这天之前我绝对是个听Ada话的好孩子,所以其实我是准备直接从水里冒出来,然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被他提溜走的。

可当我想从湖底往上游时,一股细细的、像绳索一样的东西缠住了我的脚,我奋力挣脱可是那“绳索”却越缠越紧。我从湖边看,这水并不深!可是下到湖底,我却怎么都站不起来,怎么都无法把头露出来。我感觉我真的快窒息了!

我赶紧扑腾着水,肺部因为压力,气体被强制挤了出来,湖面上咕嘟咕嘟得冒着泡。

可我毕竟在湖中心,在Ada那个角度看来,根本就是湖底有气体在往外翻而已,怎么都联想不到,其实那地方有一个快溺水而死的精灵啊!

透过湖水,我看到了Ada有些疑惑的脸,接着,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!Ada!你不是已经看见我了我!你不是知道我在这么!

Ada!别告诉我你其实根本就没看到我!你是在骗我吗?是想吓唬我,试探试探我在不在这里吗?!不用试探了!我真的在这!Ada别走!

在湖底一切都是那么冰凉,没有了外面的暑气,被冰冷包裹着,感觉没有一丝生机。被水草缠住了腿,不管平时我受到了多少训练,在那一刻都是没有用的。从来没有谁告诉过我如何在水里自救,准确来说,Ada从来没有允许我下过水!

我真的是要绝望了,看着Ada的背影,我感觉我都要哭出来了。我是一个永生的精灵啊,可我难道得溺水而死吗?我不要我不要!

正当我已经因为喝了太多的水而要晕过去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,把缠住我腿的水草一把扯掉,然后我直接被他从水中拎了出来。

我睁开眼,面前的,是我的Ada。

他身上穿着平时骑猎时的便装,衣服湿漉漉地紧紧贴着他的皮肤。他那金色的头发全乱了,贴在他的脸上肩上,没有了平时的服帖柔顺,感觉野性十足。

我下意识地抱紧了他,我冷,真的好冷,而且我是脱光了下的水。Ada就这样站在水中,托着我的腰。他是这么的高大,可以这样站在湖中,还能露出整个肩膀。

我感觉我的自信又受到了打压,原来我这么多年努力长高,完全是白费力气。我窝在他的怀里,抬头看他。他狠狠地盯着我,狠狠地。

“莱戈拉斯!你!太不听话了!”他居高临下地训斥我。

我知道他生气了,他的表情看上去是那么严肃!来不得半点玩笑。我又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,他搂着我,一步步挪到了湖边。

原本我是准备自己走的,谁知道脚抽筋,脚一碰地就软了。所以只能死赖在Ada的身上,被他紧紧抱着。

他走到湖边,我原来放衣服的地方,拾起一件外套围住了我的下半身。在他做这个动作之前,我一直不知道,原来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“羞”。

Ada像一只大猫一样甩了甩他身上的水,“莱戈拉斯,把衣服穿好,去练箭。我不叫你,不准停。”

“为什么啊!”

“因为你做了你不该做的事。”他转身背对着我,一边挤着袖子上的水一边往王宫的方向走。

“我、我只是下水游了个泳而已……”我低着头嘀咕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Ada的听力就是这么的灵敏,他凌厉地转过身,“什么叫只是下水游了个泳!你知道你差点死在湖里吗!”

“我只是不小心,不小心才会被水草缠住脚……而且,在你来之前我一直好好的……”

他生气了。他瞪了我一眼,什么都没说又再次转身,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。“如果我没来,你恐怕早就是具尸体了,还有可能跟我说话吗?”他只是淡淡地说着,不想得到任何反驳,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。

我站在湖边看他的背影!轻轻呢喃着:“Ada……”

 

我被罚在练箭场练箭,而且没Ada吩咐不许离开。练箭场上不止我一个,他们都是护卫队的成员。可他们看我的眼神很奇怪,以前Ada都是在王宫里亲自教我,这是我第一次上练箭场。

我不经常出现在王国内,不是每个精灵都认识我,精灵们看看我的发色很容易就能辨别出我的身份。他们这样盯着我,可能是他们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好奇吧。

从前和Ada一起练箭的时候,都是他给我把射出去箭捡回来,感觉只要和Ada在一起,箭就是射不完的。现在他不在我身边,我才突然发现,原来射箭是一个很考验耐心的技术。

Ada说,气息不稳一定不会命中目标,所以拉弓时一定要平和,可我已经连续六十支箭都脱靶了。而我还得练完一轮去捡一次箭,而这些箭被我弄得满地都是。

旁边的精灵也看不过去了,他们都离我远远的,根本不敢靠近我。

只有一个一直照顾我的侍女,在看了我半天后跑来跟我说了几句。“莱戈拉斯!你这样要是被陛下知道了,他肯定又生气了。”

“我!”我又不能说她什么,虽说是侍女,但她从小就照顾我,我很“尊敬”她。当然了,尊敬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她会跟Ada告密!

可我就是射不中啊!

为什么我差点掉到水里淹死了,Ada连句安慰我的话都没有呢?小时候我跌倒,他都会把我抱着好一通哄的!虽说这次是我不对,可、可他也不能罚我在这一直练箭、练箭啊!

所以我当时一直在想:Ada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生气了!

又是几十支箭出去了,命中靶子的只有一支。我噘着嘴,极其不开心地去捡箭,我走到靶子旁边,其他精灵停了下来,陪着我一起捡。为了安全,我们都是一起射箭一起捡的。

“快!赶紧带上武器!蜘蛛又入侵了!”突然护卫队队长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。我身边的精灵二话不说捧着一把箭放进箭筒,然后抽出长刀就往外跑。

就剩我一个了,我站起来愣在那。

侍女看看我,“莱戈拉斯,你还得练箭,陛下没让你停。”

仔细想想,Ada生我气,一定是因为他嫌我身体素质太差,都没劲挣脱那水草,所以才罚我练箭的。如果我去解决掉外面那群蜘蛛,说不定他就会开心,还表扬我呢!嗯!我也要去!

“那个,我要先去上一下厕所!”我对侍女说。接着我急匆匆收拾了一下箭,把它们背在了身上后拿了弓就溜了。

“莱戈拉斯!你!上厕所还带着弓箭干什么!”她在我身后大喊,不过我怎么可能回头嘛!

我跟上了护卫队精灵们的脚步,但我又不敢离他们太近,说不定他们发现我以后会把我赶回去。

到了边境,我看到蜘蛛们把这里的树木破坏得不像样子,它们还躲了起来,在现场根本发现不了它们。

其实我是第一次离Ada这么远,他控制欲太强了,根本不放我出王宫!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也是被吓到了,这里的氛围空前诡异!

地上的枯树枝横陈着,上面裹着厚厚的蜘蛛丝。太阳炙烤着,地面上散发着一阵一阵的烧焦气味。精灵们小心翼翼,他们挑着没树枝的地方走,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。我大气不敢出一声,悄悄跟在后面。

只不过,可能我确实缺乏这种实战经验,离我最近的精灵,一回头就看见了我。她惊讶极了,直接叫了出来:“莱戈拉斯殿下!”

一时间,所有精灵都回过头来看我,就在他们盯着我细瞧的瞬间,蜘蛛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围攻了过来!

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,有个精灵就被蜘蛛伤了右手手臂,他手中的刀掉落在地,砸在枯树枝上。可精灵哪是那种会任人欺负的种族,下一秒,他就左手拔刀一下子砍掉了蜘蛛的头。

大家也开始进行反击,那蜘蛛虽然数量多,可毕竟是些没头脑的动物,三两下就被解决掉了。我拿出弓箭,也开始对着他们拉弓搭箭。

没过多久,地上已经堆满了蜘蛛的尸体,我看着十分反胃。这跟我平时见到的东西差距太大了!我每天看见的都是我美丽的Ada,还有Ada身边打扮得挺漂亮的精灵侍女们。这些东西这么赤裸裸地放在我面前,我还真的接受不了。

可这也算是战场,哪有什么接受不了就不打仗的说法!

“嗖——”一股蜘蛛丝从我身边飞过,然后迅速缠住了我。那蛛丝还封住了我的嘴,让我说不出话来。这!这什么情况!

我用力把手从那紧裹着我的蛛丝中抽出,这可是我在这一天第二次被这种东西困住了!吃一堑长一智,我不能总那么傻!

我扯掉了嘴上那厚厚的蛛丝,大叫了一声:“啊——”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 )

© 诺木Norma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