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木Norma_

更文号

锤基死死死死忠

比较喜欢神仙(各种老不死)谈恋爱……

相爱请轻虐,孤独的灵魂总有知己

【瑟莱】不管天高地厚守着你 Chapter1

Chapter1:缘起在一开始

“今天Ada夸我是一个聪明的小精灵,因为我终于学会写日记了。Ada说,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,以后老了才不会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过得无趣。我特别好奇‘老’是什么意思,Ada说他今年两千五百二十一岁,他还说他的样子从二十八岁就没有再变过。我今年十九了呢,会不会以后都这样了?我这么矮,还没有到Ada的肩膀呢!嗯,这九年我一定要努力长高,长得像Ada一样,这样Ada才会更喜欢我。……Ada说他不会偷看我的日记,好吧,其实、其实我可讨厌Ada了,长那么高做什么?讨厌,讨厌,讨厌死了。”

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日记,如果让一个十九岁的人类来写,绝对写不出这么幼稚的话,可我是一个精灵,一个世界上最晚熟的种族。我十九岁的时候,大概长得和一个八九岁的人类小孩一样吧,这么说来,那时我就有Ada肩膀那么高,貌似是发育得很好了,不过自那以后,貌似有点不再长个的嫌疑。

Ada总说,精灵可爱的日子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,过了那头二三十年剩下的就只剩下麻烦了。Ada竟然觉得长大的我是一个麻烦,我的维拉啊,开什么玩笑呢!我这么可爱。

总的来说,记日记是一件好习惯,但是,自从我看到Ada在教会我写日记的那天写的日记以后,我就觉得,日记,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份罪恶档案。

“致我挚爱的妻子:

我今天教Legolas写日记了,他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孩子。我告诉他要学会记录,在这永生的生命里,会遗忘太多的东西,所以一定要学会写日记,而且我一再提醒他要坚持。他最近对什么都没什么耐心,也不知道他会坚持多久。

哦,亲爱的,你没有看见他写日记的样子,真是可爱!他拿着笔的手都不稳,写字的时候一抖一抖的,哦,对了,他还不会断句,我悄悄地给他点了好多句点。不过,仔细想想,我给他点句点真的好吗?会不会有偷看他日记的嫌疑?不,不对,我可是他的父亲,我是因为要督促他写日记才看的。嗯,就是这样。可是他竟然因为长得不高而讨厌我,亲爱的,这可不是我的错,关于他身高这一点绝对是遗传了你。看来我要赶紧教他练箭了,顺便再教他用用刀,可能男孩子多运动一些就会长高了。唉,假如他真的长不高怎么办,我要不要再给他补点什么好吃的…………(此后省略无数字)”

我也是有点受不了,他竟然可以从我的日记里悟出那么多的东西,然后喋喋不休地把这些话一股脑地全写给Nana,Nana真的不会嫌弃他啰嗦吗?

而且据他的日记来看,他应该偷看了我五十多年的日记。我怎么这么天真,这五十年来,我把日记本当做我唯一不会泄露秘密的朋友,把所有真心话都写进去了,包括我对他天天逼我练箭的腹诽。这些他竟然全部都看过!怪不得每次我抱怨过后,第二天练箭的时间总是被他故意延长。Ada,原来你是个这么腹黑的精灵,我算是看透了。

不过关于他的日记本是如何被我发现的,这只能怪他喜欢乱扔东西了。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大了,他的日记本消耗的特别快,每次写完一本就随便乱扔,我真的很好奇他这么乱扔,日记本真的能给他以后无趣的生活带来乐趣吗?好在每次我都把他的本子收了起来,然后在我的小房间里,点一支小蜡烛,然后像看一部传奇一样把它读完。

Ada的日记就像是一本厚厚的家书,写给我远在天国的Nana。Ada是一个痴情的精灵,根据精灵的属性来说,痴情是一种天性,他们一辈子都只会爱着一个精灵,Ada爱Nana,所以Ada也爱我。

看着Ada每天毫无保留的给Nana拉家长里短,我才发现,其实爱情的保鲜期很短,对于精灵来说,无尽的生命中那段甜蜜的时光,迟早会被每天发生的琐事给消磨光。Nana在我的生命中出现的时间太短,可对于Ada来说,Nana是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,那已经超脱了爱情,爱Nana就是他在精神世界中的物质食粮,不爱是会饿肚子的。

如果Nana还在的话,我想Ada宁愿做一个籍籍无名的人,也不会留在这片土地当一个空虚寂寞的王。还好,Ada,还有我,Ada说过,他会不管天高地厚地陪着我。Ada,我也是。

 

 

曾经有人问我,说精灵的记性好吗?我说,好,比任何种族都好。我似乎夸张了点。

两千多年前,我有一个这个世上最温暖的家,我有我敬爱的Ada和美丽的Nana。我之所以觉得我的记性好,是因为我还记得我第一眼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样子。整个世界闪耀着柔柔的白光,当时的我躺在一个柔柔的怀抱里。一个美丽的男子就那样望着我,眼睛里仿佛是有一潭湖水。他摸着我脸,柔柔地让我叫他“Ada”。可我像是受惊吓一样,不停地哭泣,直到吵醒躺在床上休息的Nana。

Nana抱着我,那是一个更加温柔的怀抱,她散发着迷人的香气,铂金色的头发从她肩上垂下,盖在我的身上,温暖得像一张棉被。那是她、最后一次抱我。我余下的所有的记忆里,再也没有那个迷人的香气了,只剩下了那个我第一眼见到的,美丽的男子,我的Ada。

我记不清Nana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等我会说话会问问题时,Ada也只是摸摸我的头发,笑着给我讲一个新的故事,引开我思绪。渐渐地,我也不再问了。

我的记性就是这样,有些别人不该记得的我记得,有些别人记得的,我倒忘了。人类很奇怪,他们喜欢问别人自己不知道不记得的事,所以我总能答出来,并让他们觉得我是这么的厉害。不过矮人不一样,他们寿命比人类长,而且他们记性真的很好,所以他们喜欢考我,问他们记得的细节。我不记得,说不出,他们就会狠狠嘲笑我,“呵,精灵小子,你就算是活得长也不能倚老卖老说瞎话,哈哈哈……”

是的,其实很多细节我都忘了,不过,我永远不会忘记夕阳下的密林。幽暗中透出微微的亮光,光线从枝叶间穿过,变成一道道光带,在落满树叶的地上投影出一个有一个光圈。

这是一片浸透着欢愉的林子,树林里生长着一群永生的精灵。在这里,日子总是走得很慢很慢。我的Ada是这里的王,我总是顶着王子的身份胡作非为。他宠我,所以我可以胡来,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静静地欢快着。

不过这林子里也不是永远恬静的,抛开我的胡闹不说,还会有些蜘蛛偶尔犯境。可Ada不会为那些怪物烦心,他总是很惬意地喝着酒,然后挑一下眸,不冷不热地对身后的守卫说,“我等你们回来品尝我的美酒。”

他的酒量很好,几乎不会醉。小时候,我总是爬到他的王座前,看着他喝酒,有时还会把鼻子凑过去闻一闻。可他总是弹弹我的额头,“你才多大?就想着大人的事了?赶紧回去!”我很不服气的瞧着他,然后看着他在我各种甜言蜜语下,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“都说了别想。”他挑挑眉,像是在嘲讽一个手下败将。

这样的事不仅仅发生在我小时候,即使我今年已经两千五百二十一岁,和他当初教我写日记时一样的年纪,他都没有亲手给过我一杯酒。

后来我才发现,在他的眼里,我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,他自己喝酒,可他从不给他的孩子喝酒。父亲们总会传授他自以为好的东西给孩子,而只有内心有过缺失的人才会沉迷于杯中之物,也许Ada是希望我这辈子都快快乐乐,没有要靠喝酒来缓解烦闷的那天吧。

这些我都懂了,我爱他,所以我忘不了他,我记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,所以我忘不了密林。Ada说他会永远陪着我,可我看了看我此时此刻的处境,他竟不在我身边。我的心,慌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诺木Norma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