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木Norma_

更文号

锤基死死死死忠

比较喜欢神仙(各种老不死)谈恋爱……

相爱请轻虐,孤独的灵魂总有知己

【偏执】——Loki视角 (短篇完结)

Summary:约顿与阿萨战争时,Loki一百岁,已经有记忆。约顿输了战争,Loki作为王储被送去神域当人质。Loki怀着对神域的恨长大,一直想着回约顿称王。Thor喜欢他,但Loki不想沦为附庸拒绝了Thor。后来霜巨人内战,推翻了Laufy的统治,新国王愿意继续履行当时的降书,为此Odin不愿意派兵替Loki取得王位,Loki一无所有,带着恨答应了Thor的求婚……

 

“我们原本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的,对吗?”Thor看着Loki,“Loki,你为什么不能为了我,饶过整个宇宙呢?”

他们错过了太多,错过了可以推心置腹、相互理解的机会。如今,在世界毁灭的前夕,Loki终于可以向他坦白地说一句,“Thor,我从来没有爱过你。”

 

1.

 

约顿海姆一个普通的日子,Loki收到了来自阿斯加德的信。Thor死了。

 

他简单地把羊皮信纸卷了又卷,塞进贴近胸口的口袋里,面无表情地哄着Magni入睡。他唱着Frigga教给他的那首儿歌,“我们如太阳与月亮,各自守卫一方。阿斯加德的孩子们啊,快快长成战士的模样,等你凯旋时,日月赐你荣光。”Magni在Loki的歌声中渐渐进入梦境。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父亲,他仍然在回想着阿斯加德的金苹果树,期待着被父亲赐予神力走向战场。而这一切,尚未开始,就已经结束。

 

Loki坐在床边,看着屋外茫茫的白雪,闭上眼睛。如果曾经的他没有偏执地选择背离整个世界,也许他还能让Magni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Loki捂着胸口,那道死讯如同一把匕首,钉在他的心头。Thor,他的丈夫,他的神王,最终还是死于了他的偏执。

 

“Thor,我从来没有爱过你。”Loki曾经说的话在他的脑子回荡着,几乎就要把他冲垮。往事种种不断浮现在眼前,刺痛着他的心。

 

 

2.

 

大约一千年五百年前,阿斯加德尚未成为九界的主宰,冰霜之国约顿海姆的Laufey才刚刚登基。未来的神王Thor就出生在两国开战的前夕,刚刚才在金光闪耀的金宫里,被圣光沐浴洗礼。

 

战争发生的很突然,约顿海姆的君主Laufey率领自己的族人占领了米德加德,他们在中庭的土地上杀戮凡人,用寒冰之匣冻住山川河海,米德加德生灵涂炭。巨人们用寒冰筑成利剑,向Odin叫嚣着,野心直指神域。主神Odin不得不重整军团,决定与他们决一死战。

 

战争历经六百年,Laufey孤注一掷,几乎让所有霜巨人都加入了战争。他们从米德加德退败,回到故土,而Odin却有将他们灭族的意思。

 

当最后一个霜巨人战士倒在约顿海姆战场上的时候,Laufey知道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敌人占领他的国家了。他坐在神庙的高处,握着Loki的肩膀,“记住,所有阿斯加德人都是我们的仇人。”

 

阿斯加德获胜,失去一只眼睛的Odin与失去寒冰之匣和接近全部子民的Laufey,第一次面对面坐下。Laufey在长达百页的降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降书上写明约顿海姆要向阿斯加德称臣,承诺不再拥有军队,Laufey唯一的孩子王储Loki要前往阿斯加德成为人质。

 

 

3.

 

战后的第二天,Odin整顿军队回到神域。这是Loki第一次见到Thor。神的成长期与霜巨人不同,Thor比Loki大五百岁,看起来却跟他一样还是孩子。然而,神就是神,Thor并没有穿什么华丽的衣服,却格外惹眼,如同一个自带光芒的太阳。他充满着少年人的活力,时刻微笑,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,包括Odin身边穿得破破烂烂的Loki。他看着Loki,蓝色的眼睛里带着新奇与喜悦,那是Loki从未见过的眼神。

 

Loki抬起脏兮兮的脸,绕过Thor背后,看着由黄金打造的宫殿。满目繁华之中,他想到的却是自己断壁残垣的家。从今以后他将生活在由仇人编制成的牢笼中,成为一只精心饲养却永远不会飞翔的鹰,仇人们会让他接受阿斯加德的教育,同化他使他忘记自己是战败国的王储,忘记自己与神域不共戴天的仇恨。让他将阿斯加德作为母国,将仇人看作亲人。

 

Frigga给Loki洗脸,给他穿上和Thor一样的装束,她温柔地像水一样,细心地呵护着刚刚离开故国的Loki。Frigga告诉他,自己愿意做Loki的母亲,她的孩子Thor会把他当作兄弟。Loki睁大绿宝石一样的眼睛,回想起那个炙热如太阳的男孩,他们真的可以成为兄弟吗?

 

午后,Thor揽着怯生生的Loki来到比武场,让他认识自己的朋友。Thor的朋友们从没有见过霜巨人,对他们来说霜巨人就是存在于故事里的怪物,他们推搡着Loki,逼着他展示怪物的能力。Loki被Odin封印了霜巨人的体征,他并没有办法满足阿斯加德孩子们的猎奇心理。他被推倒在地上,那群人将他围住,嘲笑Loki的怯懦无能。

 

Thor从一边跑来,怒气冲冲地赶走了那帮朋友。他把Loki拉起来,帮他拍去身上的灰尘。他看着Loki泪水汪汪的眼睛,在Loki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,“不疼吧。”

 

Loki摇摇头,额头上被亲吻的皮肤尚有余温。Thor对他笑了,他的笑像是能治愈创伤的光芒,温暖着Loki坚冰一样的心。也许,Thor和别的阿斯加德人不一样,Loki安慰着自己。

 

Thor摸着Loki的脸,确认他没事,转身跑开,再次揽上了那群朋友的肩膀……

 

Loki看着他们的背影,刚刚被温暖到的心瞬间凉到极点。Loki冷笑了一声,他似乎明白了Laufey对阿斯加德人的评价,“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神,虚情假意地照顾着每一个生灵。而生灵最恨的,就是他们的照顾。”

 

Loki攥紧了自己的衣角,Thor随随便便吻实在太炙热,以至于灼伤了他。Thor为什么能像太阳一样随意温暖每一个人?他赐予了Loki一丝丝温暖后,转身又能跟伤害Loki的人走在一起。Loki眼眶红红的,自己并不是一个随便安慰一下就不会叫痛的傻瓜!他介意Thor的光芒就像那个随便的吻一样,不仅仅可以给他,还可以给任何一个人。

 

 

4.

 

Loki在Thor的光芒中渐渐长大,这一年Thor一千五百岁,Loki一千岁。尽管Loki是约顿海姆的人质,但Odin和Frigga从没有苛待他,也没有吝啬对Loki的教育,Loki成为了阿斯加德最强大的法师。Thor对他宛如对自己的亲生兄弟。人们甚至都快忘记Loki霜巨人的身份。

 

不过Loki没有忘。这九百年中他喜欢读书,他想通过阿斯加德的知识充实自己,等到时机成熟他就能回到约顿海姆加冕为王,带领约顿海姆的士兵为祖国一雪前耻。

 

这一年,Thor拿起了象征雷神之力的妙尔尼尔,征战四方平定了九界中大大小小的纷争。Loki看着神力日盛的Thor,心里的某种情愫在潜滋暗长。没过多久,Odin宣布,Thor将会成为阿斯加德新的神王,Thor加冕的当日,也是他大婚之时。

 

Loki知道那是Thor命定的成长轨迹,他是Odin的独子,生来就带着别人无法企及的荣耀。但Loki的内心却他不希望Thor成为神王,更不想让Thor成婚。他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胡乱地翻着书,看不进一个字。

 

那时的Loki不知道,他并不了解Thor。

 

在为Thor选结婚对象的晚宴上,Thor推开了所有女孩走到Loki的身边,“母亲说了,我可以跟你结婚。你愿意吗,Loki,我爱你,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

 

Loki不明白Thor是如何爱上他的,Thor的求婚来得太突然。他从没有想过成为Thor的王后,他想过带着约顿海姆的军队占领阿斯嘉德的那天,也许他会留Thor一条命,那是他唯一想过的关于Thor的结局。他怎么也想不到在Thor会抛下阿斯加德的女神们,选择一个异族的人质。

 

Loki推开了Thor,没有给他留任何情面,他不愿意成为神王背后的人,那不是他要的。

 

许多人说Loki冷酷,可Loki原本就是冰霜巨人,他从里到外,从血液到皮肤都是冰冷的。他用冷酷伪装着自己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Loki不允许自己被阿斯加德人同化,“等我成为约顿王,我会像当初Odin在约顿海姆杀光霜巨人那样,杀光阿斯加德人。”

 

与Thor的求婚一样突然的是约顿海姆内乱的消息,Odin推迟了Thor加冕的日子,决定亲自处理这件事。

 

这九百年来,新生的霜巨人不满足Laufey的统治,他们聚集起来想要推翻Laufey所在的旧贵族部落。

 

Loki焦急不已,他的继承权被写在了两国的协约书上,如果他的生父不是国王,那他九百年来在阿斯加德的意义是什么?他跪在Odin的面前,乞求他派出军团支援Laufey。Odin扶着他的手臂,“Loki,你在阿斯加德生活了这么久,约顿海姆早就与你无关了。”

 

Loki的世界在崩塌,他跌坐在地上,耳边回荡着Odin的话。Loki冷冷地笑着,嘲笑自己的愚蠢。他生在战乱之时,被Laufey抱着见过满地霜巨人的尸体,他的族人被阿斯加德的长矛捅穿,他的士兵前赴后继地死在了战场上。自己现在在做什么?向敌人求援?他根本没有资格与神谈论国家的仇恨,他在神域生活了九百年,可在神的心目中依旧只是个低人一等的怪物。

 

渡鸦不停地带来约顿海姆的消息。约顿海姆的新国王向Odin承诺,他们会延续之前的旧约,除了Loki的继承权。只要阿斯加德不干预约顿海姆的内政,Odin不需要一兵一卒就可以将两国的关系维持在之前的状态。

 

被故国背叛的感觉,如同背后被捅了一刀,Loki现在不过是个被抛弃的人质,他的死活,霜巨人们根本就不在乎。他窒息地听完这条消息,无助使Loki浑身发抖。当初被Odin屠戮的霜巨人仍然被冰封在厚厚的冰层中,而他们竟然为了王位顷刻间就能忘记灭族的仇恨。

 

维持现在的局面对神域来说是最好的选择。Loki看着Odin离去的背影,咬住自己的手背,血液的腥气在他的唇舌间弥漫开。仇恨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,他要让阿斯加德血流成河,他要阿斯加德灭亡。

 

Thor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Loki的身边,他抱住Loki,不管Loki怎么推开他,他也不松开,“Loki,阿斯加德会庇佑你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

“Thor,我答应你。”

 

“你说什么?”

 

“我愿意跟你结婚。”说完,Loki用力地扯出一个微笑,想让这句话看上去与刚才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

 

5.

 

Loki对这场婚礼没有任何期待,他天生性别特殊,成为别人的丈夫或者妻子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。过了这一天,他就是Thor的附庸,人们会称他为王后,而不是他本该得到的国王称号。

 

Loki打磨着自己的匕首,悄悄策划着一个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复仇。只要他把匕首,刺入Thor的胸膛,让刚刚加冕的神王死在婚礼上,他九百年来的仇恨算是以另一种方式了结了。Odin已老,神域除了Thor没有任何继承人,毁掉阿斯加德的希望与毁掉阿斯加德一样让Loki高兴。

 

金宫的大殿上,Thor右手握妙尔尼尔,笔直地站在王座下等待自己的王后。Loki回想起他第一次见到Thor的场景,Thor看他的第一眼就要把从未见过太阳的的 Loki融化了。

 

他走到Thor的身边,从自己墨绿色的斗篷后变出了匕首。Thor如同获得珍宝一般高兴地把自己的王后揽在怀里。

 

Loki迟疑了一下,“对不起……”,因为这片刻的犹豫,他失误地把匕首插在Thor的小腹上。大殿的台阶下,万千阿斯加德人还在为国王和王后拥抱欢呼,Thor踉跄了两步,用赤红色的斗篷遮掩住了流血的伤口。他拉着Loki粘满自己血液的手,只是皱了皱眉,“你是我的王后,不是约顿海姆人,你不必替他们做这些。”

 

可Loki仇恨了这里和Thor九百年,“Loki,你也是阿斯加德的国王,国王和王后只是称号的问题。”Thor再次把Loki拉近自己,他抵着Loki的额头,在Loki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。

 

 

6.

 

Thor与Loki婚后不久,Odin和Frigga先后故去,灵魂进入英灵殿。

 

婚后Loki变得喜怒无常。他不再是低人一等的战败国人质,没有人能要求王后该如何。他一直不肯跟Thor睡一张床,宁愿坐在长廊上受冻也不愿意跟Thor盖同一条毯子,后来,Thor也就不在Loki的房间里休息了。

Loki高兴时会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看书,生气时,会披散着长发扯乱衣服,随意砸东西。Loki把闪电宫弄得一团乱,地上到处是游走的蛇,被扯断的项链,杂碎的花瓶,撕烂的书页。没有人能靠近Loki附近半步。对于Loki做的一切,Thor却并不生气,他总是默默出现替Loki收拾残局,将他弄坏的东西换成新的。他破例带着Loki参加阿斯加德的会议,让Loki参与国家的治理,希望Loki的心情能好一些。但Loki只会坐在王座上,出其不意地用魔法愚弄着大臣,扰乱议事的进程,这使他遭至了阿斯加德人更多的意见。

 

他一点都不像王后,所有人都这么说。

 

直到有一次,Thor将再一次当众失控的Loki带回了闪电宫。Loki重复着之前的行为,疯狂地毁掉那些会让他意识到自己是王后的东西,他讨厌Thor送给他的一切。

 

Thor捡起了他童年时送给Loki的人偶,那是Thor选修陶艺课时给Loki捏的。Loki一直觉得那个用烂泥巴捏成的自己很丑,丑得像一个霜巨人,而Thor似乎一直以为他喜欢那东西,总是把它摆在显眼的地方。

 

“Loki,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该为你做些什么?”

 

Loki坐在墙角,歪着头,他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Thor,Thor小心翼翼地拿着Loki人偶的碎片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

“你能将阿斯加德的王位让给我吗?”

 

Thor迟疑了一会。

 

Loki苦笑了两声,撑着墙壁站起来,他走到Thor身边。他勾着Thor的脖子,“哥哥,不,我的丈夫。原来我比不上你的王位啊。”

 

没有人真正了解过他的渴望,就连Thor也不曾窥探到他隐藏的内心,他只是一厢情愿地对Loki好,却不关心Loki是否需要。Loki任性妄为了这么久,可他并没有在自己的婚姻中没有体会到复仇的快乐,不管他怎么做,Thor看上去都不会介意,他会用强壮的身躯拥抱着Loki,不厌其烦地问他,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。

 

Loki亲吻着Thor,越来越用力深入,Thor要的不就是这些吗?

 

Thor推开他,“Loki,你需要休息一下。”他拉开Loki圈着他的手,与他对视着,“Loki,我十分后悔当初没有早一点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从你来阿斯加德的第一天起,我就决定我会用毕生的力量保护你。”Thor摸着他的脖子,“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能跟你共治阿斯加德。也许现在人们将你称作Thor的王后,但你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王。”

 

Thor用力地抱着Loki,把Loki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,Loki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都被Thor挤压了出来。Thor身上的味道唤醒了他的感官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还活着,而且正被一个强壮地男人勒得窒息。Loki环着Thor的腰,他的触感告诉他,比起他触不可及的王位,Thor的拥抱非常实在。

 

“也许你可以重新考虑一下跟我一起去议事,我需要你。”

 

 

7.

 

Loki活了一千多岁,与Thor共治阿斯加德的一年是他这一生中难得快乐的时光。Loki希望Thor给他点时间适应一下,逐步参与进来。所以Thor会在议会后,向Loki说出自己的困惑,让Loki为自己提供建议。

 

他们常常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彻夜翻找典籍,为了一个复杂的问题辩驳争论。Thor从来没有质疑过Loki的能力,他给了Loki难得的机会展现治国才能。Loki读过的书、构想过的战争宏图都献给了其他需要的地方,他的心里前所未有的舒畅,似乎找回了一点复仇之外的价值。

 

有时Thor会带着他飞到彩虹桥的尽头,在视野最辽阔的地方陪他欣赏整个宇宙。Loki看着隐藏在重重星系后的约顿海姆,它不过是一个没有太阳守护的小星球,比起彩虹桥所能到达的地方,简直微不足道。

 

阿斯加德的事务很繁杂,Thor时常会去其他星球处理争端。Loki相信作为神王Thor能战胜一切,他透过闪电宫的窗户,如同所有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,等待着彩虹桥被点亮。他从不过分地展现自己对Thor的想念,却会在Thor回来时,给他一个久违的笑。

 

侍女们发现王后似乎变了很多,他不再乱发脾气,除了与Thor见面,几乎都在安静地看书。不久之后,她们惊喜地发现,每天早上神王都会从王后的寝殿中神采奕奕地走出来,而王后还露着肩膀在床上安睡。Thor与Loki的关系似乎超越了以往的任何时刻,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,他们或许会成为Odin和Frigga那样的令人羡慕的眷侣。

 

一年后,Loki终于决定跟Thor一起走向王座,他内心忐忑,害怕可能出现的质疑。对于王后的出现,阿斯加德大臣倍感意外,他们对Loki的印象还停留在被王后戏耍的时刻,似乎根本不会相信他有什么独到的见解。Thor向大臣们列举Loki所参与事务的政绩,但众人却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神情,一改当时对Thor提出方案时连连赞同的样子。

 

大臣们提出了华纳海姆被异邦侵占的事情,Loki对这样的事情颇有研究,但还没开口,他们就加上一句,“请问Thor陛下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Thor牵着Loki的手,鼓励Loki说出自己的观点,可他每提出一条建议,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打断Loki的发言,指出他的漏洞。等Thor提到他很赞同Loki的想法时,他们又交头接耳,好像是在说,“这不过是神王给这位霜巨人王后一点面子而已。”

 

Loki震怒了,他怒斥着那几个从奥丁时代就存在神,挥手用魔法将他们嘴合上。他与Thor共治了整整一年,却因为坐上王座被这群无情自私的神这样批判。

 

那瞬间,他想起了阿斯加德人在约顿哈姆屠杀霜巨人的情景,他想到了满地的尸体和阿斯加德人杀红了的双眼。他想到了与Thor走在神域的路上,人们看他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眼神。他的脑海中瞬间只有一个念头,“为什么这样的神能活这么久?他们真该死!”

 

他不再愿意帮助Thor,他憎恶阿斯加德人怀疑、不信任的眼神。Thor抱着Loki安慰他,可Loki心寒到了极点,再也感受不到来自神的温暖了。他讨厌Thor,他嫉妒这个生来就不用经历战火,生来就有神格,生来就会加冕王的家伙……他不过是在Loki的身上看到了阿斯加德人没有的破破烂烂的样子,在Loki的身上,他可以无限放大自己作为神的保护欲而已。他感受不到Thor的爱,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保护过自己,Thor只是一厢情愿。

 

渡鸦还是像以前一样往闪电宫传递消息,Loki每次都会挥手把它们赶走。直到那天,渡鸦丢下了约顿海姆送来的信笺,Loki打开看了一眼。里面写道:约顿海姆的国王杀了Laufey,清洗了之前所有坚持与阿斯加德开战的霜巨人。Loki用力地把信纸揉成一团,他颤抖着,握着拳就往墙上砸。

 

疼痛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,他要约顿海姆和阿斯加德一起灭亡,他要所有人都为自己的一生的痛苦陪葬。这一千多年来,他忍受着战争,忍受着阿斯加德人的冷嘲热讽,他被约顿海姆抛弃在神域,可怜巴巴地等着别人的救赎。他受够了,他要让所有为他痛苦推波助澜的人都知道,他Loki将用毁灭世界的方式来弥补自己永远的遗憾。

 

“Loki,他们告诉我你怀孕了!”Thor兴奋地冲进闪电宫,他的笑容足以证明他初为人父的喜悦。“Loki,你是我的骄傲!我要为我们的孩子取名Magni,代表力量!我要让他成为阿斯加德的继承人!”他拥抱着Loki,把他举起又放下,激动地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而Loki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。他刚刚向黑暗世界瓦特阿尔海姆的首领Malekith,送去了一份大礼。那是Odin留下的众多秘密中的一个,关于黑暗物质以太的位置。

 

原来毁掉宇宙这么简单……

 

 

8.

 

Malekith在瓦特阿尔海姆集结黑暗精灵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阿斯加德,Thor召集了Odin的旧部,商谈了一天。夜晚,他穿着即将出征时才会拿出的铠甲回到Loki身边,Loki正抱着Magni望着窗外。

 

夜空中的星星已经所剩无几,他们被黑暗吞噬,成为了Loki毁灭世界计划里先行泯灭的部分。Loki知道以太的事情暴露,Thor不用怀疑就会知道这是他做的。Odin留下来的遗物只有他们两个碰过,以太被封存在多层次空间之外这件事,就是Loki从厚重的典籍中研究出来的。

 

Thor来此,是为了确认王后的背叛,自从Loki再也不愿意与他共治阿斯加德起,他就隐约意识到Loki心里的仇恨又烧了起来,不过这一次,Thor再也不能平息他的怒火了。

 

Loki抱着Magni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,心里充满愧疚。他不应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Magni甚至无法活到能形成记忆的岁数。这个世界,他只对不起Magni一个人,Loki这么想。

 

Loki无言的背影证明了一切,而神王不得不立刻踏上征程。

 

Thor在外征战期间,Loki 被幽禁的事不胫而走,废黜王后的声音在阿斯加德此起彼伏,人们呼喊着杀掉Loki,然而就算Loki死一万次,也没有办法阻止黑暗的来临。Loki被锁在阿斯加德的寝宫里,只能依靠渡鸦获得Thor的消息。

 

Thor和阿斯加德的军团与黑暗精灵在宇宙各处打了两百年。宇宙被黑暗侵蚀,无数生灵死于失去光明后的寒冷之中。阿斯加德的军队奋力阻止着黑暗的蔓延,Thor以为只要杀光那群以黑暗为生的生物,就可以结束这场浩劫。

 

可当Thor扼住Malekith的脖子,Malekith却说出了一个让Thor震惊的事实,“以太要用咒语开启用咒语终结,而你的王后只送了我开启它的那句话。你应该掐住他的脖子,送他去死。”

 

“我不会受你的挑拨!”

 

“我将在黑暗中重生,而你什么都做不了……”

 

Thor气愤难当,他扭断了Malekith的脖子,如当年的Odin对约顿海姆一样,几乎灭掉了黑暗精灵全族。可以太吞噬宇宙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。

 

Thor作为战士回来了,他并没有为阿斯加德带来荣光,Thor在颤抖,他冲进关了Loki两百年的宫殿,见到Loki却只是把手放在Loki的脖子后面,揽着他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Loki,如果世界都被毁灭了,你去哪里称王?”

 

Loki无言。

 

“告诉我,我要怎样才可以阻止这一切?”

 

Loki不说话。

 

Magni从一边走出来,从Thor的身后扯了扯他赤红色的披风,“爸爸……”Magni已经有两百岁,但看上去只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会说两个单词的孩子。Thor弯腰将他抱起来,亲昵地碰着Magni的小脸,这是Thor第一次被叫“爸爸”。Thor哭了,眼泪落在铠甲上,“谢谢你告诉这个孩子,他的父亲长什么样。”

 

Loki低着头,刻意逃避这一幕。

 

“我们原本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的,对吗?”Thor看着Loki,“Loki,你为什么不能为了我,饶过整个宇宙呢?”

 

他们错过了太多,错过了可以推心置腹、相互理解的机会。如今,在世界毁灭的前夕,Loki终于可以向他坦白地说一句,“Thor,我从来没有爱过你。”

 

Magni替Thor擦拭着泪水,“爸爸……”他还没有学会什么复杂的词,“不哭……”

 

Thor笑了,他抵着Magni的额头,亲吻着他的脸颊。黑暗已经席卷了阿斯加德的边境,他没有时间享受和儿子呆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

Thor离开Loki的寝宫,从天空引来闪电,经过金宫顶端劈下,雷电的光和热瞬间将整个阿斯加德包裹起来。Thor不断地释放神力,让光芒顺着世界树去往九大世界。雷电的光芒,刺眼又夺目,黑夜都宛如白昼。

 

Loki抱着Magni,走出金宫,走到他愚蠢的丈夫身边。雷电让Thor宛如一颗不断燃烧的恒星,他现在是所有光的来源,所有光的集合。然而这不过是用生命在跟宇宙的终结抗衡,他根本无法阻止宇宙的核心摧毁宇宙。无数人在寒冷中挣扎着死去,Thor的光芒还没有来得及到达他们的边境,他们就已经在黑暗中消散了。

 

四周,阿斯加德没有神力的遗民已经被冻死,大地上,全是面目狰狞、动作恐怖的尸体以及哭嚎的幸存者。这一刻,Loki的心格外充实,他对为王的期待就是如此。从他被Laufey抱着,看着满地的约顿海姆人起,他日夜苦思的就是要阿斯加德全族如现在一样哭泣。当约顿海姆背叛了他,世界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的那刻起,他要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宛如炼狱的场景,死亡的气息让他身心舒畅。这就是为王的感觉。

 

炙热的白光几乎要将阿斯加德点燃,可Loki却能在Thor的闪电中自由行走,那些闪电绕过Loki和Magni,他们好像自带屏障一样不会被Thor的光热伤害。Loki走到光源的中心,他丈夫的面前。Thor通体都是白光,炫目刺眼,但Loki依旧能分清Thor的轮廓。

 

“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神,虚情假意地照顾着每一个生灵。而生灵最恨的,就是他们的照顾。”Laufey的话在Loki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。

 

Loki喃喃道:“你总是这样,光芒万丈,照耀着身边的一切,顾全所有生命……”

 

Thor握住他的肩膀,注视着他的眼睛,“你看看四周,我所有的光芒都笼罩着你,而你只记得阴影。”

 

“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,没有你,我会心安理得地让世界毁灭……”

 

“我生而为神,守护他们是为神的责任。我唯一不配为神的,就是不止一次的想过,我可不可以只照耀你一个人,将自己拥有的全部都给你。”

 

Thor捧着Loki的脸,亲吻他的唇,“Loki,回到约顿海姆去吧。那里已经没有生命,我以阿斯加德神王的名义,祝贺你加冕为王。”

 

 

9.

 

没有太阳的约顿海姆,第一次有了光。Loki站在逐渐融化的冰原上,在大雨中仰望着太阳,那是他的丈夫,他的神王。他站在光芒的中央,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,他的四周没有影子。他牵着Magni的手,走向九百年前,他曾经生活过的神庙。

 

一路上,他捂住Magni的眼睛,冰原上全是冰层解冻后露出的霜巨人。那是他死在一千多年前和死在黑暗中的族人。如今,整个约顿海姆只剩下了他和Magni两个人。

 

王座上的Loki,居高临下,他望着这片生育了他的国土,没有穷凶极恶的追兵,没有引起内战的族人,没有人会对他的话有异议。他是约顿海姆的王,他可以用回本来的姓氏,重新称呼自己为Laufeyson。

 

Magni哭了,他扑到母亲的怀中,不敢睁开眼睛。“妈妈……我怕……”

 

Loki的眼睛红了,他拥抱着Magni。轻轻吟唱起阿斯加德的童谣,“我们如太阳与月亮,各自守卫一方。阿斯加德的孩子们啊,快快长成战士的模样,等你凯旋时,日月赐你荣光。”

 

 

10.

 

从来没有咒语能阻止黑暗,只有照亮一切的光明。Thor用自己的神力为引,重新点燃了恒星。于是空中不再只有一个太阳,越来越多的星星重新在夜晚闪耀起来,那些自身不会发光的月亮,也借反射太阳的光芒再次挂在了夜空之中。

 

已逝的生灵不会再回来,但宇宙就是在周而复始中不断循环。有消失就有出现,有黑暗就会有光明。

 

五百年后,那颗曾经最炙热的太阳,逐渐暗淡,最后永远地从约顿海姆的空中落下。冰霜之国得以再次被冰雪笼罩,陷入黑暗。如同之前几万年一样,冰原再次冻结。Loki坐在Magni的床边,静静地看着雪花再次飘落。那是他一百岁时,见过的景象。

 

Thor的神力耗尽,他燃烧了自己最后一丝光亮只为了他的王后能够感受到他的光亮。他的生命在流逝,他的光芒从世界树上消失。他坐在阿斯加德王座上,身边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。也许等他死后,约顿海姆的君主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……

 

有人为偏执而生,为偏执而死。如果一切重来一次,希望战争从未发生,神还可以求娶爱自己的人,他们会相逢在世界树的枝丫上,说着相约走过神生的诺言。

—End—

【这个梗编的很长,虽说是用心写了,不过我不会描写不会抒情文笔太差,只能写到这个程度。感谢你阅读到这里。】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1 )

© 诺木Norma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