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木Norma_

更文号

锤基死死死死忠

比较喜欢神仙(各种老不死)谈恋爱……

相爱请轻虐,孤独的灵魂总有知己

【密林父子】不管天高地厚守着你(全文)


Chapter1:缘起在一开始

“今天Ada夸我是一个聪明的小精灵,因为我终于学会写日记了。Ada说,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,以后老了才不会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过得无趣。我特别好奇‘老’是什么意思,Ada说他今年两千五百二十一岁,他还说他的样子从二十八岁就没有再变过。我今年十九了呢,会不会以后都这样了?我这么矮,还没有到Ada的肩膀呢!嗯,这九年我一定要努力长高,长得像Ada一样,这样Ada才会更喜欢我。……Ada说他不会偷看我的日记,好吧,其实、其实我可讨厌Ada了,长那么高做什么?讨厌,讨厌,讨厌死了。”

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日记,如果让一个十九岁的人类来写,绝对写不出这么幼稚的话,可我是一个精灵,一个世界上最晚熟的种族。我十九岁的时候,大概长得和一个八九岁的人类小孩一样吧,这么说来,那时我就有Ada肩膀那么高,貌似是发育得很好了,不过自那以后,貌似有点不再长个的嫌疑。

Ada总说,精灵可爱的日子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,过了那头二三十年剩下的就只剩下麻烦了。Ada竟然觉得长大的我是一个麻烦,我的维拉啊,开什么玩笑呢!我这么可爱。

总的来说,记日记是一件好习惯,但是,自从我看到Ada在教会我写日记的那天写的日记以后,我就觉得,日记,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份罪恶档案。

“致我挚爱的妻子:

我今天教Legolas写日记了,他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孩子。我告诉他要学会记录,在这永生的生命里,会遗忘太多的东西,所以一定要学会写日记,而且我一再提醒他要坚持。他最近对什么都没什么耐心,也不知道他会坚持多久。

哦,亲爱的,你没有看见他写日记的样子,真是可爱!他拿着笔的手都不稳,写字的时候一抖一抖的,哦,对了,他还不会断句,我悄悄地给他点了好多句点。不过,仔细想想,我给他点句点真的好吗?会不会有偷看他日记的嫌疑?不,不对,我可是他的父亲,我是因为要督促他写日记才看的。嗯,就是这样。可是他竟然因为长得不高而讨厌我,亲爱的,这可不是我的错,关于他身高这一点绝对是遗传了你。看来我要赶紧教他练箭了,顺便再教他用用刀,可能男孩子多运动一些就会长高了。唉,假如他真的长不高怎么办,我要不要再给他补点什么好吃的…………(此后省略无数字)”

我也是有点受不了,他竟然可以从我的日记里悟出那么多的东西,然后喋喋不休地把这些话一股脑地全写给Nana,Nana真的不会嫌弃他啰嗦吗?

而且据他的日记来看,他应该偷看了我五十多年的日记。我怎么这么天真,这五十年来,我把日记本当做我唯一不会泄露秘密的朋友,把所有真心话都写进去了,包括我对他天天逼我练箭的腹诽。这些他竟然全部都看过!怪不得每次我抱怨过后,第二天练箭的时间总是被他故意延长。Ada,原来你是个这么腹黑的精灵,我算是看透了。

不过关于他的日记本是如何被我发现的,这只能怪他喜欢乱扔东西了。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大了,他的日记本消耗的特别快,每次写完一本就随便乱扔,我真的很好奇他这么乱扔,日记本真的能给他以后无趣的生活带来乐趣吗?好在每次我都把他的本子收了起来,然后在我的小房间里,点一支小蜡烛,然后像看一部传奇一样把它读完。

Ada的日记就像是一本厚厚的家书,写给我远在天国的Nana。Ada是一个痴情的精灵,根据精灵的属性来说,痴情是一种天性,他们一辈子都只会爱着一个精灵,Ada爱Nana,所以Ada也爱我。

看着Ada每天毫无保留的给Nana拉家长里短,我才发现,其实爱情的保鲜期很短,对于精灵来说,无尽的生命中那段甜蜜的时光,迟早会被每天发生的琐事给消磨光。Nana在我的生命中出现的时间太短,可对于Ada来说,Nana是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,那已经超脱了爱情,爱Nana就是他在精神世界中的物质食粮,不爱是会饿肚子的。

如果Nana还在的话,我想Ada宁愿做一个籍籍无名的人,也不会留在这片土地当一个空虚寂寞的王。还好,Ada,还有我,Ada说过,他会不管天高地厚地陪着我。Ada,我也是。

曾经有人问我,说精灵的记性好吗?我说,好,比任何种族都好。我似乎夸张了点。

两千多年前,我有一个这个世上最温暖的家,我有我敬爱的Ada和美丽的Nana。我之所以觉得我的记性好,是因为我还记得我第一眼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样子。整个世界闪耀着柔柔的白光,当时的我躺在一个柔柔的怀抱里。一个美丽的男子就那样望着我,眼睛里仿佛是有一潭湖水。他摸着我脸,柔柔地让我叫他“Ada”。可我像是受惊吓一样,不停地哭泣,直到吵醒躺在床上休息的Nana。

Nana抱着我,那是一个更加温柔的怀抱,她散发着迷人的香气,铂金色的头发从她肩上垂下,盖在我的身上,温暖得像一张棉被。那是她、最后一次抱我。我余下的所有的记忆里,再也没有那个迷人的香气了,只剩下了那个我第一眼见到的,美丽的男子,我的Ada。

我记不清Nana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等我会说话会问问题时,Ada也只是摸摸我的头发,笑着给我讲一个新的故事,引开我思绪。渐渐地,我也不再问了。

我的记性就是这样,有些别人不该记得的我记得,有些别人记得的,我倒忘了。人类很奇怪,他们喜欢问别人自己不知道不记得的事,所以我总能答出来,并让他们觉得我是这么的厉害。不过矮人不一样,他们寿命比人类长,而且他们记性真的很好,所以他们喜欢考我,问他们记得的细节。我不记得,说不出,他们就会狠狠嘲笑我,“呵,精灵小子,你就算是活得长也不能倚老卖老说瞎话,哈哈哈……”

是的,其实很多细节我都忘了,不过,我永远不会忘记夕阳下的密林。幽暗中透出微微的亮光,光线从枝叶间穿过,变成一道道光带,在落满树叶的地上投影出一个有一个光圈。

这是一片浸透着欢愉的林子,树林里生长着一群永生的精灵。在这里,日子总是走得很慢很慢。我的Ada是这里的王,我总是顶着王子的身份胡作非为。他宠我,所以我可以胡来,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静静地欢快着。

不过这林子里也不是永远恬静的,抛开我的胡闹不说,还会有些蜘蛛偶尔犯境。可Ada不会为那些怪物烦心,他总是很惬意地喝着酒,然后挑一下眸,不冷不热地对身后的守卫说,“我等你们回来品尝我的美酒。”

他的酒量很好,几乎不会醉。小时候,我总是爬到他的王座前,看着他喝酒,有时还会把鼻子凑过去闻一闻。可他总是弹弹我的额头,“你才多大?就想着大人的事了?赶紧回去!”我很不服气的瞧着他,然后看着他在我各种甜言蜜语下,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“都说了别想。”他挑挑眉,像是在嘲讽一个手下败将。

这样的事不仅仅发生在我小时候,即使我今年已经两千五百二十一岁,和他当初教我写日记时一样的年纪,他都没有亲手给过我一杯酒。

后来我才发现,在他的眼里,我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,他自己喝酒,可他从不给他的孩子喝酒。父亲们总会传授他自以为好的东西给孩子,而只有内心有过缺失的人才会沉迷于杯中之物,也许Ada是希望我这辈子都快快乐乐,没有要靠喝酒来缓解烦闷的那天吧。

这些我都懂了,我爱他,所以我忘不了他,我记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,所以我忘不了密林。Ada说他会永远陪着我,可我看了看我此时此刻的处境,他竟不在我身边。我的心,慌了。

Chapter2:给我一个机会相逢

漫天飞舞的大雪象征了冬的来临,风呼啸着,卷着暴雪就朝我冲了过来。我躲在石头后面,又用身边的枯草把自己掩了起来。可这风就像是有眼睛一样,从枯草的缝隙中生生挤了进来,绕着我的全身打转。

我有些冷得发抖,可我不敢动更不敢发出声音,因为我的身后,是正在行军的半兽人。他们的脚步声像是从我的脊梁骨上传过来的,我不能惊动他们,否则我将永远别想离开这里。

这儿是通往密林的一条路,从这里过去距密林只有半天的日程,可如今的情形,我怕我不是在这里被冻死,就是在这里被半兽人捅死。此刻密林对于我,遥远得像西方的乐土。

我离开家已经六十年了,这六十年中,我一直都没学会怎样为冬天的到来做准备,我身上还穿着一身夏衣。原来在密林,Ada一大早就会帮我准备好衣服,他给我准备什么我穿什么,以至于我从不知道这衣服的删删减减,其实外面的气温有着莫大关系。我穿着觉得舒适自然不会再在这上面费多大心思,现在想来,也许从前我在家时,Ada总是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为我的生活起居费着脑筋,可惜,我一直都没有发现。

如果Ada还在我身边,他一定不会让我在这么个大雪天出门,他应该会把我里三层外三层的裹起来,丢在炉火边,然后抱着我,和我讲着我小时候的趣事……

精灵是怕冷的,但他们不会轻易表现自己此刻的感受。Ada一直教我要坚强,坚强了才不会被敌人看出自己的弱点,这样才有必胜的可能。我坚信着,所以坚强,是我这六十年来能好好活下去的原因之一。

六十年了,这六十年间我从没有跟Ada联系过。上一次听到密林的消息,还是十几年前听一个河谷邦的人讲起,他说Ada开始和周边的人类做生意了,不过只有精灵从密林里出来,没有人进去过,所以他也不知道密林现在是什么样子。好想Ada,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?

我鼻子有些酸了,也许这就是急切想回家的孩子有家而不能回的心情吧……好冷,好冷……Ada,我好想你,好想你……我的心很慌,我想坚强,可我的体力已经有些撑不住了……

此刻已然入夜,气温骤降,而我不仅仅面临着这漫长的雪夜,还有那半兽人军队。原本还有半天我就可以回到密林了,可现在!唉——

我有些迫不及待,总是想着要回去告诉Ada,我在外面过得很好,而且这次我不是因为在外面过不下去才回来的,而是当初他要我找的那位游侠我已经找到了。

那位游侠,是人皇阿拉松的儿子、埃尔隆德大师的养子——埃斯特尔,他还有个人类的名字叫阿拉贡。这六十年来我一直寻他未果,直到两个月才终于认识了他,了解了他的真实身份。与阿拉贡结下友谊后,我们互相坦明了身份,他还告诉我,他最近一直在追捕咕噜,并想着等抓到他以后把他关到哪里。

我是密林的王子,我知道Ada监牢的厉害。我告诉他我很愿意回密林和Ada说说这事,Ada一定会同意的。而且我也想趁此机会,回密林看看。

我们商定好计划后的第二天,我就骑着马上了路。从北方南下,路程可不少,我知道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着急,可我就是想早些回去,于是我驾马狂奔了三天,可偏偏在距密林只剩半天日程的时候,我却被一群半兽人袭击了。

那几个半兽人似乎是军队的先锋,当时他们趁我毫无防备,从我背后用箭射伤了我的马,等我摔下马后,他们聚拢过来开始围攻我。我与他们恶斗了好久,他们并非一般的半兽人,很不容易对付。我没办法杀死它们,只能边周旋边找地方躲避。

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大石头藏身时,一回头,突然发现不远处一支半兽人军队正往这里赶来!我环顾了四周,又震惊地发现,这军队行进的路线与去往密林的竟然是同一条!我来不及逃走,只能躲着,谁知这大雪来得这么不是时候,顷刻间就把整座山都掩进了白色中。

我不禁担心起来,如果因为这大雪,密林中的精灵们发现不了这只军队,那Ada和其他精灵们岂不是要陷入绝境!?

不,不可以!

夜黑得像用弄浓墨泼洒过似的,雪依旧不停地下,积在我身上的差不多可以把我埋起来了。我身后半兽人军队还在不停地行军,它们一批接着一批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我得赶紧想办法通知Ada!

我推开盖在我身上的枯草和积雪,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。天黑成这样,但半兽人们没有用火把,可能是因为风太大,火把刚点着就会被吹灭吧。

这样也好,黑暗减小了我被发现的机会。我摸索着我来时的路,只要不被它们发现,那我就有机会通知Ada。我摸着石头小心翼翼地挪动着,我得想办法走到山口,那里有去往密林的第二条路。

地上的雪松松软软的,踩在上面很没有真实感。我用手扶着山崖壁,生怕哪一步走错,踩在什么滑动的石头上。可我越是担心什么,越是来什么。

随着一块石头的滚落,我也摔倒在地。半兽人们虽然粗莽,可他们行军一直很规矩,我摔倒在地发出的声音立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突然明亮的火焰被点燃了,他们拿起了火把,黑夜立刻被照亮。

那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就这样齐齐地看向了我这,火把亮得像小太阳,我完完全全暴露了在他们面前。

我赶紧爬了起来,伸手往箭囊里拿箭。半兽人号叫着,对于我这样一个异族,他们露出了尖利的牙齿,举起了那沾满了血污的斧子。

“嘶——”我将箭射了出去,直接命中离我最近的半兽人的喉管。我跳上他们的肩头,拔出我的箭,在他们的斧尖上跳跃过去。

半兽人的队形散了,他们把我包围起来。几个半兽人向我抛出了长矛,我躲闪不过,被划破了肩膀。冷风一吹,雪花在伤口上变成了水珠,然后凝结成了冰。我抽出长刀砍向朝我扑来的半兽人,又用箭射向他们,希望以此杀出一条血路。

可我确实寡不敌众,我没有办法从那重重的包围圈中脱身,眼前的半兽人死了,身后的又挤了过来。它们个个都拿着武器希望置我于死地,我的箭用完了,我便挥刀砍,刀砍不死,我就逃。

不过,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?我再怎么逃都是无用功啊!我被半兽人缠住,他们钳制住我的手臂,抢走我的刀。身后有个半兽人抢到了我的弓,他把弓弦勒在了我的脖子上,而我面前,有把斧子已经贴近了我的眉间。

我绝望了,这一次,我永远都回不去了。Ada,对不起,没想到我这一走,再也没能回来。我将死在离家这么近的地方了吗?Ada,会不会为我伤心?

一阵炫目的光芒从山顶洒下,耀眼到让人看不见任何东西。那些半兽人也是,他们缩回手,减轻了手中的力量,我终于可以喘口气,雪花随着我的呼吸进了我的气管,我从未这样深切地感受到空气的重要。

我努力眨着眼,朝着光源望去。那朦胧的白光中,有一个清晰而高大的身影,他骑着一头角鹿,那铂金色的发宣誓了一切。

“Ada!”

他扬起手中的剑,然后一挥而下。瞬间,精灵们从山上跃下,他们伸出长剑直指那些半兽人。

那白光四散而下,照耀了这方寸的地方。光的尽头,Ada骑着鹿朝我而来,他伸出手,对着我的方向。Ada,我的Ada!你来了!你来了!

他拉住我把我抱到大角鹿的背上,他环住我的腰,“欢迎回家!我亲爱的Legolas。”他用指尖将我的发别在耳后,然后低下头轻轻亲吻了我的耳尖。这一刻,我终于回到了这个世上最温暖的怀抱。

“Ada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我已经无力支撑我沉重的身体,在他的怀中晕了过去。我累了,现在,我只想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……

“我会不管天高地厚守着你。”

Chapter3:回绝不了的使命

这一次原本只是说去林谷,告诉他们咕噜逃走的事情的。可Ada却说,此行不仅如此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如果我可以安安分分地一直守在Ada的身边,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吧,可我无力回绝我的使命,我再次离开了Ada。

“Legolas,你要好好的。等你回来,Ada请你喝酒。”

“如果我回不来呢?”

“傻孩子,你说什么呢?”Ada走到我的面前摸摸我的头。他一直很高,而我也一直这么矮。以前为了这个,我曾和他闹过变扭,可Ada却说:“矮点我就可以一直宠着你啦,如果你长高了,怎么显示我是你的Ada呢。”

我得走了,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。我看着Ada,希望能永远记住他的样子,千万别等有一天我遇到什么危险时,还来不及想起他我就不在了。

Ada从来不想让我加入战争,所以我走的时候,他连一把像样的弓都没有送给我。他不是不爱我,不是不想给我最好的,只是,他给我的他认为最好的东西我带不走。那东西,是他的爱,是他的庇护,是他可以给我的,这辈子最安全的港湾。

六十年前五军之战时,Ada送走了我,我连头都没有回。我怕如果我一回头,我可能就舍不得走了。离开一个一辈子都不想背叛与分离的人,那种决绝的心,是得有多狠多狠才可以。

这一次离开,我回了头,因为这一面也许就是永别。

今年我两千五百二十四岁,我在魔多,跟魔戒远征队一起,来这打世界上最残酷的一仗。战争尚未开始,我已经感受到了战场上血腥的氛。

大战在即,我坐在马上,握紧了缰绳。阿拉贡拍拍我的肩示意我不要紧张,他说正义是必胜的,而我们代表了正义。

胜利是每个人心中美好的愿望。

这厚重的浓雾下,透过薄薄的曙光,我不知道那太阳会不会永远照亮这个中土,我很怕,怕最后那邪恶之气会荫蔽整个世界,到时候谁都不得安宁。

那次被半兽人围攻时,我也一度以为,我是个没有明天的人,可有个如神一般的精灵救了我。不过他不是神,他只是一个精灵,一个父亲。如果那一次不是他感应到了什么,不顾一切带着整个密林的军队来救我,恐怕我早就死在了离家不远处的山上,被野狼吃掉尸体。

这一次我不会再遇到那个神了,而且我也不希望他出现在这里。让我独自一人承担这份危险吧,别来救我了,求你,不要到这里来。

我还是一样怕死,怕我回不去。

我挥刀砍向向我扑过来的半兽人,我得赢啊!赢了才能回去见他!

“我们听到山中号角奏鸣,

看到了南方王国的刀光剑影。

骏马如晨风一般

向石城进袭。战火已点燃。

塞奥顿在那里阵亡,伟大陛下,

万众之王永远不再回返

北方的金色王宫和葱绿草地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”

战争总是在号角声中开始在血腥中结束,正如洛汗的诗人在他所作的《卫塔要塞颂》中吟唱的那样,“万众之王永远不再回返/北方的金色王宫和葱绿草地。”我不是万众之王,但应该也一样吧,那属于我的金色的王宫和葱绿草地,可能再也见不到了。

魔戒,这邪恶的指环啊,为了你到底还要死多少人?!这血洗过的战场上,遍地尸骨。阵亡的人,有声名显赫的,也有无名小卒,有头领也有士兵。因为这是一场大战,恐怕以后传下来的故事都不会提供死者的详尽数字。

如果我也淹没在这数字中,谁会想起我?

还记得我濒死时一直念的那三个字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我对不起那个人养育了我这么久,我对不起他对我日夜不停的思念。Ada,对不起了,我无法和你相伴一生。再见了,下一世如果可以,我不要再当你的儿子,让我做你的朋友吧,我想和你坐在一起平等地喝一杯酒。原谅我……

Ada没有原谅我,他不会给我一个被原谅的机会。所以最后他来了,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穿越一切来到了我的身边。

“不要来这里!快走!”我声嘶力竭地喊着。

他的声音从犀利的刀剑声中传来,明明是那样轻,但我却听得十分真切。“我说过,我会不管天高地厚守着你!”

他伸出手,如三年前一样。他还是那个神,他出现在了这里,在一切黑暗中显得如此耀眼。“上来……”

我哭了,我曾想过千种万种离开这里的方式,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。我拉住他的手,被他拦入怀中。如果这是梦,求你别让我醒过来。

Chapter4:离开再归来

“我最爱的Legolas:

听远方来的人说,你去了瑞文戴尔,Ada以前从没带你出过门,不知道你去过那里没有。那里的埃尔隆德领主跟我是老相识,不知道他有没有照顾好你!我是不是该写封信去?

算了,送到那,你恐怕也走了。”

“我最爱的Legolas:

我今天整理东西看见你小时候玩过的玩具弓,真是怀念。你现在应该是一个绝佳的弓箭手了,听说你在洛汗打了胜仗,我很宽慰。你可千万别受伤啊!我不在你身边!你可得把自己照顾好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最爱的Legolas:

今天我很安好,密林无事,你在哪里?很挂念你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最爱的Legolas

今天密林遭遇了那群怪物的袭击,我已经拼尽全力。仗还在打,密林恐怕保不住了。你还记得回来的路吗?如果你能回来我一定在那里等你。

快回来吧,我怕了。”

“我最爱的Legolas

我迁徙了,幽暗密林不是一个好名字,叫绿林好了。”

我看过Ada一本又一本的日记,如同看着世界上最熟悉的冒险故事。

可当我合上这本日记时,我的眼泪还是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。原来、原来有一本日记,不是写给Nana的家书,而是给我的。

“Legolas!”Ada叫我。

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坐在地上哭泣的样子,赶紧抹掉眼泪。

他走近我,穿着那件依旧漂亮的银色长袍,头上戴着由树枝编做的王冠。他走过来摸摸我的头,然后单膝跪地保持和我同一个高度。

“宴会开始了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柔,那样的好听。

我抱着他,搂着他肩,好久好久没有松开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Ada,你……你会永远陪着我的对吧!”

“你说呢?”

我放开他的肩膀,凝视他那美丽的眼睛。他露着淡淡的微笑,几千年了,我竟然都看不厌倦。还能看着他,觉得什么都值了。

我捧着Ada的脸亲了一口,“谢谢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Thranduil曾时常抚摸Legolas的发梢,轻轻沾了些溪水点在Legolas的发丝,暖阳在水中摇曳。

Thranduil也时常悄悄站在Legolas旁边,看着他在花丛中追逐凤蝶蜜瓣。忽然就不经意开始笑。

他时常想莱格莱斯会如枫叶不飘,在他回旋后,终会叶落归根。

Thranduil轻轻抬起Legolas粘着血液与沙土的头发。身边没有涓溪潺潺,只有雄烟袅袅。他沾了一指从脸庞划下的暖流。

这不是他第一次走进这种硝烟弥漫的战场,他冲破了一切障碍,甚至丢下了一切才来到这里。其实细想就会知道,这世间一切的一切都比不过这个孩子。

他抱着他,逃离这千火万剑的战场,却找不到冲破现实的出口。

Thranduil带着他的Legolas回到密林,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Legolas说:“Ada,我想西渡,你和我走吗?”

他说:“我说过,我会守着你,一辈子。”

(三年前的旧文,当年就写完了,为了参本没放出来。现在看非常弱智和OOC了)

评论
热度 ( 77 )

© 诺木Norma_ | Powered by LOFTER